明清古城韵,首看东关街

2022年07月 04日 10:14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资料图片(程建平 摄)

■ 余志群

东关街上,城头月圆,亭榭绰约。商家鳞起,店堂里的余辉铺就了一条漫长的金光大道。路上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各做各的买卖,这边呼朋唤友、觥筹交错,那边轻歌曼舞、百转柔肠;这边拍案惊奇、举座屏息,那边笑咯咯地讨价还价,如拨琴筝。人们一路走着,笑着。走到中段,大戏台上的俊后生,左渔鼓右简板,宛转悠扬地唱着:“扬州城,巷子深,地官第,东圈门,自东向西造衙门……”

整旧如故存其真

20世纪90年代,扬州名城建设的方略是“由外而内”。在拓建主轴文昌路前提下,便将古城保护的主战场移至5.09平方公里明清古城的核心区。踌躇再三,目光锁定在东关街上。

2000年至2007年,扬州市先后4次对“双东”(东关街历史保护区及东圈门片)实施保护与整治,并将其作为扬州古城保护的试验区,先行一步,为古城保护与利用探索模式、积累经验。

时任市建设局副局长的顾文明回忆道,“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先对东关街沿街商铺略加整修、粉刷,但效果不满意。只好转过头从东圈门入手,这样切口小,取得经验后再推开。

2000年完成了东圈门—地官第的道路工程和沿街建筑、街景的保护整治,整修开放了汪氏小苑,使各类杆线下地,增设了消防、公厕;其中,复建东圈门城楼是点睛之笔。

当时接到复建东圈门设计任务的市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钱贻俊四顾茫然,他没有见过东圈门的样子,从何下手呢?只好请教高人。一天下午,他叩开了莲花桥朱江家的门,说明来意。朱老听说此事,连忙从一大堆古籍中找到一张印有东圈门的画页,钱工想依葫芦画瓢。但东圈门按古图比例,门洞宽仅为2.8米,供马车通过,但《消防法》规定,城区街道必须在6米以上,特殊情况至少保证4米,以便消防车通过。“双东”指挥部在市环保局会议室召集会议专题研究,决定城门宽度按消防的下限4米,而门洞的高度其直线部分同样是4米,再加上部拱圈半径的2米,总高6米,这样的东圈门显得气宇轩昂、卓然脱俗。

钱工对我说,东关街上商店、民居一户紧挨一户,平面不在一条线上,前后错落,有的凸出30公分,有的凹进60公分,当时有一省内著名高校设计团队,主张一律拉平,重砌重建;而扬州建筑设计院的方案是保留现状,是“一房一设计、一屋一方案”。如观巷与东关街交叉口西侧的小楼,楼层是后加上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拆还是不拆,酙酌再三,不拆。改为木楼,使众多平房的东关街有一小楼耸峙,增加了视觉效果的起伏与灵动,如今这成为摄影爱好者取景的好角度。

再好的设计也不会是完美无缺的。当施工中遇到难题时,钱工总是到现场,与施工人员研究对策,有时当场画图,当时拍板。设计与施工人员融为一体,彼此都成为好朋友。钱工常说:“作为一个扬州人,能为古城保护做点事情,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这是我的职责,更是我的光荣!”

时任东关街沿街整治设计项目负责人季文彬回忆当年东关街整治时,脱口而出:“工程指挥部对设计定下的原则是两个‘80’:一是沿街建筑80%不拆。只用原材料、原工艺修缮;二是1980年以前的建筑一律保留。这两条原则得到很好的落实。”在东关街与国庆路交叉口,有人认为应该改造成喇叭口,以便于交通,但这样的动议被否决了。如今,这交叉口南北侧的小木楼,依然矗立,在国庆路与东关街之间形成自然过渡,保持了明清的风貌。

春风十里扬州路

2008年7月,经国家文化部、文物局批准,由中国文化报社和中国文物报社举办的 “中国历史文化名街评选推介”活动启动,共有200多条街道报名参加,公众投票140万张。评选参照历史要素、文化要素、保有现状、经济文化活力、社会知名度、保护与管理等六大标准,于2009、2010、2011、2012、2013五年连续举办五届,每届10个,共评出50条“中国历史文化名街”。江苏前后有6条街道享此殊荣,它们是苏州平江路、扬州东关街、苏州山塘街、无锡惠山老街、南京高淳老街和泰兴黄桥老街。而东关街是省内第2个获此殊荣的街道。

我有幸参加了东关街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的工作,当时我们曾为东关街的历史究竟有多少年有过不同意见。一种意见是,明清古城里的东关街应从建新城的清代嘉靖三十五年(1556)算起,历史为四百多年。我在参阅了李廷先《唐代扬州史考》《扬州城1987~1998考古发掘报告》等文献后,认为扬州东关街的历史应从唐代算起。唐代罗城东墙有4座东门,最北面的一号东门为十二道城门中唯一的“一门三道形制” (其余为“一门一道”) ,其门址在今化工技校东大门内40米。唐代东关街为此门向西至官河上驿桥的一段,宽7-10米,长约1500米,是扬州城里最为繁华的一条街。唐诗中“入郭登桥出郭船”“水郭帆檣近斗牛”都是说的这一带风光。对于写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等一大串脍炙人口诗句的杜牧,世世代代扬州人是心存感激的,至于他“供职以外,惟以宴游为事”的那点潇洒,说不定也就在唐代的东关街上,因为这儿早已是“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我的上述观点被评委会所采纳。2010年扬州东关街入选,其“评选推介词”这样写道:“东关街距今约有1200年历史,早在唐至元代,东关街就拥有坚固的城垣、独具特色的民居和设施齐全的浴室。据扬州文史专家考证,唐代杜牧的诗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描述的就是东关街……东关街拥有比较完整的明清建筑群、‘鱼骨状’街巷体系和50多处名人故居、盐商大宅、寺庙园林、古树老井等重要历史遗存,这种‘河(运河)城(城门)街(东关街)’多元而充满活力的空间格局,体现了江南运河城市的独有风韵。”

经过20多年的岁月磨砺,人们或问,东关街的标志性建筑在哪里?扬州名城公司经营管理分公司经理杨永宾说,不是个园、逸圃,也不是街南书屋,而是东门城楼。1999年9月于东关街东头首次发现东门遗址,市政府决定拆除即将竣工的两幢住宅楼,专司考古。江苏扬州唐城考古队分别于2000年、2004年和2005年三次进场,发掘清理面积达1万平方米以上。2005年市政府决定建设东门遗址公园。如今,信步其间,花木扶疏,吊桥空悬,炮台岿然,宋井深邃。2009年在征集广大市民意见后,扬州市决定复建一段城墙。在考古遗址上建城墙是一个前所未遇的难题。怎么办?时任市文物局副局长顾风提出城墙要有“可逆性”,即不破坏遗址本体,不能打桩,可以随时拆除。季文彬说:“我把一本宋代《营造法则》都翻烂了。”他与时任华发公司副总经理的孙黎明研究,决定城墙的两端用断壁残垣式的坡度。关键时刻,顾文明提出“要建城楼”,这一建议,迅速得到上级的认可。设计施工人员还组织到安徽寿县、淮南实地考察宋代城楼。

2010年4月18日“烟花三月”旅游节开幕前夕,一段以钢结构为支撑、以日本麦冬草为植草外墙的宋代东门城楼,巍峨屹立。在其南侧的“名城解读”石牌上写道:“宋代东门城楼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扬州城遗址(隋一宋)内。”南宋建炎元年(1127)十月高宗赵构以扬州为“行在”,扬州知州吕颐浩被任命为兼职户部侍郎,旋又升为户部尚书。建炎二年(1128)赵构于扬州诏命“扬州浚湟修城”,吕颐浩主其事,调动国力,以都城形制,史称“宋大城”……城墙宽约9米,高约13米。2006年建东门遗址公园,2009年参照宋代《营造法式》,复建城墙及重檐歇山顶门楼,以再现宋代扬州“壮丽压长淮,形胜绝东南”的雄姿。

创造世界人居典范

扬州古城是中国人民的财富,也是全人类的财富。古城保护不仅仅是单纯的政府行为,也应该得到居民支持,住宅的改善应列为古城保护的基本目标之一。

2002年,扬州与德国技术公司以“双东”历史街区为试点,尝试用“以人为本”的理念、循序渐进地发挥古城潜力,提高古城居民生活质量,以避免原住民的大规模动迁。2004年12月扬州编制了老城区12个街坊的详细规划,其规划范围为明清古城的5.09平方公里,保护的主要内容为一条主脉(古运河),二条轴线(水轴小秦淮河,陆轴东关街—彩衣街—大东门街), 4处历史文化保护街区(东关街、仁丰里、湾子街、南河下)。此后,扬州市按照“外部保持风貌,内部设施配套” 的要求,对古城区3000多户老住宅进行了改造和维修,改善了人居环境。这一做法,在2006年“联合国人居奖”评选中,受到普遍称赞与评委青睐,为全票通过打下坚实的基础。2007年11月5日,联合国人居署在菲律宾举办“世界城市联盟公共政策论坛”,扬州“双东”街区作为“在保护古城情况下改善人居环境”的成功范例应邀前往,其文化里居民自编自演的方言说唱《文化里的新生活》,受到与会者的“热烈追捧”。2013年4月,东关街历史文化街区被评为4A级旅游景区。

2015年4月,国家文物局统计,全国100多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将近20个没有历史文化街区,18个仅有1座历史街区,近一半历史文化街区不合格。几乎与此同时,国家住建部、国家文物局公布北京市皇城历史文化街区等30个街区为第一批中国历史文化街区,首次提出“中国历史文化街区” 的概念,标志着富有中国特色的、三层次(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街区、文物保护单位)的历史文化名城体系的建立。江苏省有5家入选,分别是南京市梅园新村、南京市颐和路、苏州市平江路、苏州市山塘街、扬州市南河下。2017年10月,国务院在修订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中,规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范围内应当有2个以上的历史文化街区。相比之下,扬州古城保护体系的建立比起大多数历史文化名城,是先走了一步,取得一些经验。

清代扬州大儒阮元的后人阮仪三,现任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被誉为“都市文脉的守护者”、“历史文化名城的卫士”。2016年9月,阮仪三表示,扬州最近这几年,发展迅速,古城保护做得越来越好。在他的心目中,扬州古城保护堪称样板做法的有这几项:一是瘦西湖放气球,控制周边建筑高度,避免视觉“污染”;二是政府主导的“双东”片区整治;三是老城区居民私家园林的恢复重现,这些都值得其他城市借鉴。他认为, 老城区私家小园林祥庐、紫园、听雨书屋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说明扬州古城保护有了新思路。 “我看到这些私家小园林,觉得特别感动,这些老城区的居民,在用自己的双手改造出具有扬州特色的房子,用行动找回渐行渐远的乡愁,体现了老扬州人骨子里的文化素质、文化素养、文化风骨。”阮仪三动情地说。

2019年,东关街历史文化街区接待中外游客人数达到1200万,使“到扬州,以不到东关街为憾”的口头禅,争相传诵。2021年,东关街、仁丰里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更新被住建部科技委评为全国优秀案例,仁丰里还获得了中国建筑学会的遗产保护一等奖,这是中国式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系的推广在扬州结下的丰硕成果,它将为弘扬民族精神,把中华民族的城市文明和建筑文明的精华世世代代传承下去作出的新贡献。


责任编辑:刘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